我在青藏高原放牦牛:看牦牛争霸,藏獒驱赶狼群

深圳新东方英语培训,白酒销售,踢脚线

常年在都市中生活的你,能想象得到,在草原上放牦牛是一种什么体验吗?
23岁的藏族小伙龙公多杰,曾是青海省队的一名摔跤运动员,获得过全国U23摔跤大奖赛自由式男子86公斤级第五名。2018年8月,他离开了自己生活了6年的多巴高原体育训练基地,回到家乡青海海北藏族自治州,开始了自己在青藏高原上放牦牛的生活。多杰的镜头下,是蓝蓝的天空,碧绿的草原或白茫茫的雪原,清澈的河水,自己骑着马儿或摩托车去放牦牛,身边还有陪伴自己的藏獒……除此之外,多杰还拍下了草原真实生活的另一面,牦牛争霸和草原藏獒。
多杰说,我不希望自己身在城市心在草原。草原,我回来了。
▍曾打着手电筒去看“牦牛争霸”
龙公多杰家有200多只牦牛、100多只特种欧巴羊。不过,直爽的多杰说,自己并不喜欢羊。所以,他们家里的分工通常是父亲放羊,自己放牦牛。
牦牛,无论是家养的还是野生的,给人的最初印象都是行动迟缓,呆呆木木地吃着草或是看着行人车辆。但多杰说,其实草原上的牦牛性情并不是这样温顺。在7月到11月的交配期,家养的公牦牛也经常成为性情暴戾的生物,为了争夺母牦牛,相互之间经常发生异常激烈的争斗。多杰把这种场面成为牦牛“争霸”。多杰小就喜欢看牦牛争霸的场景,有时候甚至半夜还拿手电筒去看牦牛争霸。龙公多杰的快手号也取名为“牦牛争霸 牦牛第一人”(快手ID:LGDJ7777)。在他的快手号中,很多牦牛争霸的视频都是自己冒着危险去拍摄的。
事实上,当地并没有什么斗牛一类的活动。但也许是高原汉子的性格使然,让他一直对牦牛争霸非常感兴趣,并想把这些画面记录下来。多杰说,“有手机后我就开始拍牦牛争霸的视频,到现在也差不多有10年了。”开始会发布在一些视频网站上,而有了短视频平台快手后,他会首先发布在快手上。
拍摄牦牛争霸的场景是一件极需要运气的事情。有时候一个月都拍不到一个,有的时候一个地方能连续遇到好几个位置有牦牛争斗。而且,多杰说,因为现在很多地方每家每户草场分割了,牦牛打斗的几率也越来越少了。
多杰能够拍摄到的视频多为家牦牛争霸的视频,很偶然地,在放牧的时候会遇到野牦牛打斗的场景。野牦牛是青藏高原特有牛种,是国家一类保护动物,也是一个凶猛好战的种群。性情凶狠暴戾的孤牛常会主动攻击在它面前经过的各种对象,能将行驶中的吉普车顶翻。受到伤害的野牦牛不论雌雄,都会拼命攻击敌害,直到力竭死亡。
在多杰分享的一条视频中,一头野牦牛冲来,人群四散而去。而在另一条视频中,一头野牦牛看到吉普车,直接横冲过来,将汽车的前灯撞飞。
有时候,野牦牛和家牦牛直接还会上演争斗。从争斗的场面中看来,家牦牛明显落于下风。但是多杰说,“最后家牦牛输了,但真的是勇气可嘉。”
草原上自有另一个“江湖”,另一套规则。多杰说,“这就是真实的草原。”
其实在草原上,野牦牛与家牦牛是两个有物种交流的群体。野牦牛经常闯进家牦牛群,或是把家牦牛群拦在山上不让下来,一星期两星期才放下山来。最后野牦牛与家牦牛杂交产出二代野牦牛。而二代野牦牛如果驯化不好,也可能再度跑回野牦牛群。
多杰说,这样的基因交流其实可以让草原上的牦牛群体更健康、少生病、更具野性。
▍要把藏獒留在草原,有人出价60万我坚决不卖
在多杰的镜头下,其实也不乏温情的画面。有时候,他会拍下母牦牛舐犊情深的画面;有时候,他会拍下牧民给家牦牛做“脑包虫手术”的画面;在另一条视频中,他拍下了一头老去的野牦牛。他在文字中说,“岁月是野牦牛唯一的天敌,生老病死乃是每个生命最正常的规律。”
草原的生命就在生老病死中轮回着,也在多杰的镜头中得以呈现。
而在多杰发布的快手视频中,还有一个为其带来众多粉丝的藏獒“格宝”。 http://www.worldcarepet.com.cn/gongqiuxinxi/1275.html
下一篇:魔兽世界怀旧服:术士升级路上如何带宠物,细说术士宠物使用技巧 上一篇:澳洲宠物用品电商市场达80亿,物流配送是制约发展短板

图文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