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想告诉你这里发生着什么

阿甘疯人院年度版,紫砂餐具,崔胜贤发型

 

 

这是我第一次到武汉、到湖北出差。没想到,遇到这该死的疫情,让我看不了樱花、吃不到热干面和鸭脖子。

到达的第二天,我在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大智街派出所见到了邵玉春——一个不惧自己可能被传染、依旧背着患病老人就医的民警。

他是一名刑警,本职工作原是破案。疫情来临时,他和战友一起,穿上防护服走进百姓家里,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。

接受采访时,他的眼睛里全是平静和温和,偶尔闪过一丝慌乱和担心,是因为我提到了他的父母、爱人。

采访间隙,不停地有战友穿上防护服出门,也不停有战友穿着防护服归来。他们干的是同样的工作:转运病患或疑似病患。其中的困难他们不可能不知道,其中的危险他们不可能不担心。

可他们还是那样做了。所长刘远杰对我说:“我们人人都是邵玉春。”

为什么?我相信,这不单单因为他们是人民警察,更因为我从他们护目镜后的眼睛里看到的对老百姓深深的爱。

在东西湖区分局将军路派出所,民警李建文和辅警许峰、张文彬,将6名群众从5个社区接出来。路上,一名病人突然的咳嗽、干呕让我们极度紧张。

可这时,许峰和张文彬却走到那个蜷缩在路边剧烈咳嗽的病人身边,轻轻拍着他的后背。

张文彬,土生土长的武汉伢子,微胖,戴个眼睛、斯斯文文。从小成长在单亲家庭的他,最怕的是“自己感染的话,再感染别人。”

采访中,他平静地对我说:“这是我的城市,我不保护谁来保护呢。”

为什么?我相信,这不仅仅因为他们是为人民服务,更因为我从眼睛里看到他们对这座城市深深的爱。

元宵节夜,鹦鹉洲长江大桥桥头,江面在月光照耀下波光粼粼,江水轻轻拍打着岸边“哗哗”作响。我和张铮、二洋坐在江边抽烟解闷。

不远处,江景房里传来一个女孩的呐喊声:“喂,你好——”

我们齐声回应:“喂,你好——”

“加——油——”

“加——油——”

桥上,武昌区分局交通大队民警黄毅和兄弟们正在执勤。不时驶过的司机,摇下车窗对着他喊“加油”。

黄毅说,疫情过后自己最想干的事是“睡觉”,还邀请我们再来看看美丽的武汉。

大家一起喊:“大美武汉!我们一定能过关!”

为什么?我相信,这不仅仅因为他们对平安和健康的向往,更因为他们话语中透出来对未来那足够的自信。

一个国家是由一个个具体的人构成的,她由这些人创造并且决定。

不念过往,不惧将来。

我只想告诉你这里正在发生着什么,而这些正在发生着的,必将告诉我们未来会怎样。

感谢那些戴着口罩为人民努力的人,感谢那些戴着口罩为人民奋斗的人。

感谢那些因为戴着口罩我不认识的人,感谢那些因为戴着口罩让我认识的人。

只有不计利害为这片土地付出,知道前途艰险依旧不言乏力、不言放弃,我们才能战胜眼前的困难,开辟出通往光明和美好的未来之路。

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?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……”



http://www.worldcarepet.com.cn/chongwuwenda/2704.html
下一篇:没有了 上一篇:明日之后有平民鱼缸吗 明日之后平民鱼缸怎么获得

图文推荐